fly沙子

〔全职/叶黄〕“老弱病残”

字数:2863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因为全文基本上就是原梗的扩写,所以梗就放到最后了。
希望出梗的姑娘不嫌弃(嫌弃也没办法就这样了→_→)

叶黄—“老弱病残”


黄少天看着候车亭里外密密麻麻挤得满满当当的人群,感觉胃部又开始抽搐了。
卧槽卧槽卧槽,这是整个城市的人都涌到这里的节奏么!明明今天既不是节假日,现在也不是上下班高峰期。
要不是饮食不当得了肠胃炎疼得厉害不得不到医院来开药哪里需要受这样的罪啊!已经许久不曾挤过车,患有人群密集恐惧症的宅男黄少天一边哀叹着,一边捧着隐隐作痛的胃,身不由己地随着人群缓缓向前挪动。
终于挤上了自己等待的那趟车,黄少天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简直比连续抢了十个野图boss还累。
车上依旧拥挤。前面堵住不动,后面还在不断推搡。司机连续按着喇叭,“上车请往后面走。”“请给有需要的同志让个座。”
被人群一路推着来到车厢后部,黄少天感觉腿都软了,好不容易找到个空位扶着座椅的把手站定,只剩下喘息的份了。
这气还没喘圆呢,瞥了一眼座位上的人,一声“卧槽”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个缩着肩膀窝在座椅上一副没睡醒样的家伙不是叶修是谁。
还来不及疑惑叶修这货怎么这么巧出现在这里,黄少天已经手比脑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嘴里一连串地说道:“起来起来起来没听到广播里说了要给有需要的同志让座么你一个大好青年没病没痛的怎么也不知道给有需要的让个座你好意思吗人性呢?”
叶修一听到这爆豆子般的语速就反射性地觉得头疼,不用想也知道这说话的是谁,慢悠悠抬头四下扫了几眼道:“这里既没有老弱妇孺也没有残障人士,你让哥给哪个让座?你吗?先来后到懂不懂啊少年?”
黄少天这次难得没再话唠,只是把手里拎着的装着几包药的袋子在叶修眼前晃了晃,一副“老子是病号,快自觉让座”的得意表情。
叶修翻了翻眼帘,“你不过是个‘病 ’,哥可是‘老弱残 ’,很累的啊你怎么好意思。”
“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才怎么好意思老就算了弱也勉强你说你哪儿残了难道是脑残脑残也是病得治你知道么不对别以为你这么说了就能不让座我可是真正的病号五讲四美尊老爱幼助人为乐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小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么还是都丢到爪洼国去了你对得起你老师对得起你爹对得起你妈对得起祖国对得起人民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么不对我差点忘了你早就没有良心了都被小花叼走了包括你的节操你的下限你说你一个万年死宅男没事出什么门出门就算了坐什么公交占什么座位……”
听黄少天啰嗦了这么一大串还不带喘的,还有继续下去不说到让座不罢休的趋势,叶修深深表示扶额什么的早就拯救不了他的头疼和崩溃了,终于忍无可忍大腿一张,食指一指,打断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你有本事话唠,你有本事坐哥大腿啊。”
黄少天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叶修一挑眉,“不敢了吧,不敢就乖乖闭上嘴站着。”
黄少天顿时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头顶,“谁说我不敢,坐就坐。”说着就一屁股坐了上去。
身下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让黄少天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一种异样的情愫涌上心头感觉既怪异又尴尬,登时就有些后悔自己一时的头脑发热,然而骑虎难下,这时候让他承认自己的退缩是绝不肯的。
公交车的座位空间本来就不大,一个人坐刚刚好,两个人就很勉强了。即便黄少天本来就挺瘦的,也几乎整个人都靠在了叶修怀里。
相互接触的地方蒸腾起一阵阵的热浪,黄少天心里一万个卧槽奔腾而过。明明平时打打闹闹更亲密的肢体接触也不是没有过,今天不过是这程度就怪异得不行。想来想去只能归咎于接触的姿势不对,以及四面八方传来的故意压低了声音却完全能够清楚听到的各种指指点点。
“哇哦,真的坐上去了。我就说嘛,一定有JQ。你觉得他们谁攻谁受?”
“还用说吗,看那姿势就知道了。”
“哇哦,坐大腿啊坐大腿,有生之年,终于看到活的基了,一本满足。”
这绝对是后面那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妹,啧啧,现在的中学生啊,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两个男人公然搂搂抱抱,太不要脸了。”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想当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在街上拉个手都不好意思呢。”
应该是靠门边的那两个拎着菜篮子的大婶。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真是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黄少天一脸黑线地猜测应该是斜后方坐着的那位戴着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老人家。
“老公,你看人家两个男的都那么大方,我不管,我也要你亲我一下。”
“宝贝乖,咱们回家去亲,多少下都亲,咱不像他们,被人看笑话多不好。”
不用说,肯定是那边抱在一起的小情侣。
……
黄少天表示再听下去自己强韧的小心脏也要有些受不了了。浑身不自在地扭了扭腰,屁股在那柔软的腿肉上磨磨蹭蹭,感觉对方腿根处有渐渐顶起来的趋势。
黄少天感觉晴天一道霹雳,整个人都要有些不好了,压低了嗓音道:“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不会真的是弯的吧卧槽真是太危险了你隐藏得够深的啊平时都看不出来啊”
叶修扶额,“哥这是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好不好,谁让你坐不好好坐,偏要蹭来蹭去的。哥还想怀疑你的居心不良呢,说是不是暗恋哥很久了。”
“卧槽叶修你要点脸谁暗恋你了就你那样的瞎了眼瞎了心的才会暗恋你”
没等他说完,叶修就叹息着打断道:“少天你这么诅咒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哥觉得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黄少天嗤了一声,“难道你本来是会爱的么?”
叶修手一摊,“是啊,那少天大大你介意让哥来爱一爱么?”
黄少天一噎,瞬间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一向话唠的黄少天难得的有沉默的时候,而更难得的是,他把这份沉默保持到了下了公交之后,甚至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
于是一向淡定的叶修大大就有些不淡定了,走到无人处,他一把拉住只顾着埋头向前走的黄少天,叹息一般地开口,“真这么难接受么?好歹给个回应吧少天大大。”
黄少天抬头看着他,眼睛黑亮黑亮的,“你是说真的?”
难得的没有更多废话。
叶修点点头,“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黄少天哼了一声,“你经常都骗我,说好了pk的,每次都放我鸽子。”
“行行行都是我的错,那以后少天大大要pk了,随传随到好不好?”
黄少天头一扬,“这还差不错,以后再放我鸽子就甩了你。”
叶修笑着点点头,没忍住对着那得意翘起的嘴角就亲了下去。
黄少天起初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双手攀上对方的脖子回应起来。
一吻结束,黄少天脸颊带耳根都带着潮红,嘴里却说着,“我还没答应你呢,你这么乱来就不怕我推你。”
叶修轻笑,“你这不是没推嘛。何况哥早就知道你暗恋哥很久了。现在是哥先向你告白的你得意么?”
黄少天嘁了一声,“你还不是暗恋了我很久,说得自己多无辜似的。”
“是是是,我们是彼此彼此。”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接过黄少天手中拎着的药,揽着他向前走。
一面关心道:“怎么样,没什么大问题吧,医生怎么说?”
“没事,就一点炎症。医生给开了消炎药说这几天注意点饮食吃点清淡的养养就好。”
“那走着,哥给你弄点好吃的。”
“不会又是泡面吧?”
“哪能呢,哥的男友力有那么弱么?”
“哼,要不是天天吃你的泡面,我至于得肠胃炎么?你也是,以后少吃点泡面少抽点烟,别把自己折腾到医院去了。”
“是是是,以后都听你的少天大大。”
……
说话声随着脚步渐行渐远。

至于早上一听到黄少天的室友喻文州说他去医院看病了,就忍不住跟去看看。结果一不小心坐过站等倒回来正要下车便看到那人已经看完病在等车就只能装死这样的事,实在是太有损叶修大大英明神武的形象,所以,不说也罢!

END


梗出处:16号梗:黄少天肠胃炎上医院开了点药,出了医院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遇上叶修。黄少天表示,我是病患啊,你快自觉点让座。叶修表示你不过是“病”,哥是“老弱残”,很累的,你怎么好意思。然后黄少天就开始话唠啊,说的叶修受不了,他大腿一张表示,你有本事话唠,有本事坐哥大腿啊,然后黄少真的坐了。一路上都被人戳着脊梁指指点点,叶修表示好累再也不会爱了,黄少天反问难道你本来会爱吗?然后叶修回答那黄少天大大介意让我来爱一爱吗?话唠黄少天瞬间就被堵得说不出话啊,下了公交两人就he了啊。












〔周黄〕速配指数

周大大生日快乐!
安慰一下@無一不還太太,今天cp上没有抢到想要的本真伤心。
本来想炖肉的,来不及只好拉灯了。
脑洞来自于档案和群里的讨论,剧情实在丧病,不忍直视!

周黄—速配指数

黄少天转身喝口水的功夫,职业群里的聊天内容已经歪到星座速配上去了。
刚刚还是在聊什么来着,这歪楼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吧。黄少天在心里吐着槽,默默地看着群里苏沐橙,楚云秀和戴妍琦,以及星座达人包荣兴在群里聊得欢腾,突然想到好像还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星座的呢。
想到就去做。手速达人黄少天立刻暗搓搓的点开了百度百科,输入“周泽楷”三个字,一打开网页就速度拉到星座那一栏。
原来是射手座啊。黄少天也没多想,爆起手速在群里丢了一句,“那射手座和狮子座呢?”。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在心里为自己的手比脑快叫一声糟,苏沐橙手速也不慢地贴过来一段,
“射手座与狮子座的星座速配
速配指数:100 天生的一对
配对比重:52:48
你俩同属火象星座,很容易被对方的气质吸引,都爱玩耍与热闹;热情会很快地扩展开来,一拍即合,不会‘闭俗’。会是一对外表光鲜,明朗的健康组合。狮子座的别具创意的爱情,能令你产生安定下来的念头。如果你想和他作更进一步交往的话,不妨以高贵华丽、鲜明的态度来表示。狮子座的他希望带着爱侣出门,能使人们频频回头。”
贴完还不忘带一个笑脸。
黄少天盯着那“天生的一对”五个字,掩在电脑屏幕后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楚云秀凉凉来了一句,“哟,黄少什么时候脱团了呀,坦白不烧哦。”
群里瞬间安静了一下,连正热烈地讨论着处女座是与天蝎座更速配还是双子座的戴妍琦和包荣兴也被沉默了,然后又一下子炸了开来。
张佳乐:话唠居然先脱团,天理何在啊。
方锐:蓝雨不是和尚庙吗,黄少怎么下的手啊!
……
卢翰文:黄少你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有的?我们怎么不知道啊!队长队长,黄少有女朋友了你知道吗?
喻文州慢腾腾打着字:没发觉。然后加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少天,真的吗?
黄少天屏幕后的脸更红了,急忙打字:假的假的假的假的,队长别听她们乱说。我们天天一起训练比赛你看我哪有时间。
楚秀云再次凉凉甩来一句:还没脱团,那就是暗恋喽,不然突然问这个干嘛。你是狮子座的吧,来说说,这个射手座是哪个啊?
黄少天继续面红耳赤: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杜明冒头来了一句:我们队长就是射手座的。
黄少天仿佛中了一记僵直,心更是漏跳了一拍。
郑轩:小卢也是射手。
卢翰文发了个惊恐的表情:黄少??!!!!
黄少天: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良心呢良心呢良心呢!小卢还未成年呢,我又不恋童!
中国好队友杜明大大再来一击:孙翔也是射手的。
黄少天简直有翻白眼的冲动,发了一排带血的菜刀,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说。
楚云秀:哟,没否定小周啊,看样子是小周没跑了,那我也挺能理解的。小周小周快出来,黄少承认暗恋你了,快来接受告白。
黄少天连脖子都红了,手上反而更快:口胡口胡口胡,谁承认了谁承认了!再说就算是有,干嘛非得是圈里的!什么逻辑!!
楚云秀发了个斜眼的表情:你有时间认识其它人么?!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心剧烈一跳,手上一顿:都欺负我是吧,不跟你们说了!
一路旁观的叶修带着个叼烟的表情出现:少天不行啊,这样就害羞啦。
黄少天:害羞你妹你妹你妹,谁害羞了,你才害羞,你们全家都害羞。来pkpkpkpkpkpk,今天不打到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黄。
叶修:不姓黄,准备姓周么?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一推键盘,恨不得真人pk:叶修你妹!!
调戏的正主跑了,大家随便聊聊也就转移了话题。只不过这时候谁都没有认识到,大家随便的一个玩笑就已经触及了事实的真相。

等到群里消停了,黄少天又悄悄拉出了聊天记录,冲着那段文字一阵傻笑。
天生一对啊,嘿嘿!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黄少天自己也说不清楚。
起初只是因为经常被大家同时提起对比而对这个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对手多了点关注,渐渐地就关注得越来越多,超过了一般意义上对对手的关注,等意识到的时候,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已经在心底根植。
黄少天并不是个不敢正视自己感情的人,即便这份感情在一般人眼里有那么一点儿惊世骇俗。
黄少天正寻思着怎么找个机会告白,没想到对方行动比他快,倒先开了口。不愧是联盟第一的枪王大大啊。
双十一那天,训练室里一片闹腾,大家纷纷表示约不到妹子只能过节不如来个单身派对。
黄少天正要附议突然QQ弹窗弹出来一句话,“黄少,喜欢你!”
黄少天心里一句卧槽,这样的日子谁开这样的玩笑简直丧病。抬头一看来源,“周泽楷”三个字,顿时愣住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对面又来了四个字“交往好吗?”
等了不到零点零一秒,黄少天晕晕乎乎地敲下一个“好”字。
彻底醒过神来时,黄少天简直不敢相信。这简直就是瞌睡送上枕头,雪天送来皮袄,狂喜也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暗暗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并且黄少天知道,这并不是梦。
于是,单身的黄少天在单身节结束了他保持了二十几年的单身。

如果能够光明正大地带周泽楷出门的话,那一定很拉风,回头率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高的,并且还能收获一地破碎的芳心。狮子座爱炫耀的天性使得他即便只是想一想也觉得很带感。毕竟枪王大人可是有着全联盟最多的女粉丝的,当然作为剑圣自己的女粉丝也不少就是了。
这么想着,黄少天忍不住又看了看刚才打开的百度百科。一看之下,赫然发现,那人的生日是11月24,今天不就是23号了么?!
黄少天严肃起来,交往后的第一个生日呢,一定要重视起来。
于是敲开了那人的私聊:明天是你生日?
嗯。
准备怎么庆祝呢?
队里。
那,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
你!
喂喂喂喂喂喂,我说认真的啊不是开玩笑好吧。
……不是。要你。
今天依然能够理解枪王大人的剑圣大人被这一记直球噎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这时候卢翰文那个小屁孩在旁边的话,他一定会大声叫起来:黄少你怎么了!脸怎么那么红?比煮熟的虾子还红。是不是发烧了?有病要去看医生啊!

江波涛有些忧愁地看着今天生日却有点心不在焉频频看手机的队长。几次想开口问问队长是不是在等什么电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门卫大爷打来电话,说门口有个队长的包裹,很大,最好来两三个人一起搬。
江波涛一边招呼杜明和队长一起去搬东西,一边想着一个包裹而已能有多大还要两三个人去搬,夸张了点吧。
等到门卫处看到那个“包裹”的时候,江波涛庆幸自己的谨慎。
那是一个几乎有一米高的大木箱,看起来就很沉。走过去推了推,确实很沉。
江波涛扶着四周看了看说:“没有包裹单啊,这么大,应该是本市的粉丝送的吧,不知道是什么。”
杜明在木箱上面拿起一张卡片,读了出来,“生日快乐!请于独自一人时拆开。哟,还挺神秘。”
周泽楷心里一动,拿过卡片看了看,指着箱子憋了一句,“……房间。”
江波涛点点头,招呼杜明,“来,帮把手,搬到队长房间里。”

一路上,三人哼呲哼呲地吸引了一群围观的小伙伴。
木箱搬到房间后,一言不发的周泽楷在好副队江波涛的帮助下好容易打发了好奇心重的群众,一个转身锁上了房门,迫不及待地冲到木箱前,去开箱子的手都有点激动到发抖。
果然,箱子才刚刚拆开,一把充满朝气的声音伴随着跳跃的短发乍然冲击着耳膜和眼帘。
“Surprise!”
虽然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心理准备,真正看到黄少天那张让自己思念了无数个日夜的笑脸时,周泽楷觉得自己简直都不会呼吸了。
“生日快乐周泽楷!怎么样惊喜吧有没有被吓一跳?是不是很意外没有想到是我吧你不知道今天多紧张去机场的路上遇到交通事故了我差点赶不上飞机幸亏我运气好遇到了好心的厉害师傅一路飙车把我送到机场刚好赶上你不知道当时多险……”
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因为周泽楷已经把他紧紧揉进怀里。
黄少天轻轻挣了挣没挣开,反而被搂得更紧,正想开玩笑地抱怨两句,却在撞进周泽楷那双黑黑亮亮此刻还带着点点湿意的眼眸时噤了声。
收到周泽楷的告白时,黄少天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但他不知道这份喜欢有多少。他以为自己是先喜欢上的,也必定比对方更在乎一些,所以他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不管不顾千里迢迢来到对方的城市,花钱找来一个快递小哥,忍受着他一脸弃疗的表情告诉他怎样把装着自己的大木箱送到轮回门口,又是如何独自忍受着木箱里的闷热和被人发现的忐忑,只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生日惊喜。
然而此刻看着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黄少天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谁先喜欢上的,谁比谁多在意一些,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在一起了,才是最重要的!
黄少天闭上嘴,回抱着紧紧抱住他的周泽楷。

不知道一起抱了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周泽楷扯出了木箱,不知道怎么就一起倒在了床上,不知道如何两人的唇就碰到了一起,连舌头都互相纠缠起来。
黄少天心中警铃一响,这不对啊,画风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黄少天一边推着周泽楷的手一边努力争取话语权,“周泽楷你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周泽楷暂时放开肆虐着的唇,一手稍稍撑起身体,另一只手仍然牢牢按住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吐出两个字,“……要你!”
简直是会心一击,黄少天在心里嚷嚷这太犯规了,身体却不由自主放松下来,闭上眼睛,“……那就来吧!”

两人虽然都是实战第一次,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更何况对象是放在心里喜欢在意着那么久的那个人,一场情事和谐契合得仿佛不是第一次,彼此都很满足。
对方大老远跑来也不容易,周泽楷虽然有种永不餍足的感觉,也不敢太过分,压着黄少天狠狠做了两次就结束了。
搂着怀里的人沉沉睡去之前,周泽楷突然想到昨天在群里看到的那句“狮子座别具创意的爱情,会让你产生安定下来的年头。”
果然是别具创意呢,自己是如此喜欢。
呵,天生一对嘛!

第二天天还没亮,黄少天揉着腰偷偷摸出轮回的时候,再一次深刻认识到“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
然而只要想到那人的惊喜和激动,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嘴角也忍不住渐渐飞扬起来。

End

轮回小剧场

杜明:“队长队长,昨天收到的那么大的包裹是什么呀?谁送的呀?现在在哪里能看看吗?”
周泽楷轻轻勾起嘴角,“吃了!”
杜明:“原来是吃的啊,好吃吗?”
周泽楷回味了一下,默默在心里点了一万个赞外加五星好评,掉了点头,“嗯!”
孙翔:“什么好东西啊?队长居然吃独食,也不分我们一些。”
周泽楷稍稍脑补了一下,立刻黑了脸,严肃地摇摇头,“不行!”


蓝雨小剧场

搭乘早班机回到蓝雨的黄少天正想悄悄摸回自己的房间,不想却被迷迷糊糊起来的卢翰文撞了个正着。
卢翰文:“黄少!你这么早要去哪里呀?”
黄少天正要随便说两句应付过去,隔壁听到动静的喻文州打开门看了看,意味声长地说:“少天这是刚回来吧,昨天下午就不见你了,去哪儿了。”
黄少天一时心虚得脸都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想了想了然道:“没记错的话,昨天好像有人生日啊。前天群里随口说的是真的?”
黄少天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继而又沮丧地挠了挠头,“队长真是的,什么也瞒不了你……”
喻文州笑了笑,“好了好了,快去休息下吧,再放你一早上的假,下午到训练室来训练。”
卢翰文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队长,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喻文州也不回答,敷衍道:“时间还早,小卢也再去睡一会儿吧,等会儿准时到训练室来。”
卢翰文“哦”了一声,迷迷糊糊转身进了房间,完全忘了本来是要出来去厕所的。
喻文州一边关上房门一边在想,看样子是时候去找江副队商量一下聘礼的事情了。
果然,玩战术的心都脏啊!